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>信息公開>>今日遂昌>>鄉鎮之窗

走進革命遺址——垵口鄉白鶴神殿
索引號:002662307-05-2019-1005 生成時間:2019-09-26 發布機構:垵口鄉

    遂昌的秋季,天空湛藍湛藍的,像透明的鏡子那樣明凈。

  9月19日上午,又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,記者來到垵口鄉。這里山高路遠、風景秀麗,有很多紅色故事散落在高高低低的村落里,被老百姓口口相傳。此行記者要尋訪的就是發生在垵口鄉小巖村白鶴神殿中的紅色故事。

  當天上午10點半左右,記者坐著小巖村愛心人士金世富的摩托車,從垵口鄉根竹口村出發,沿著朱金線,往小巖村方向一路盤旋而上。經過四五十分鐘的跋涉,摩托車在一處公路轉彎處停了下來。

  公路右手邊是一處翠綠的竹林,在這處海拔約800米的高山上,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靜,微風吹起處,只有竹林“沙沙”的聲響。沿著竹林邊的臺階拾級而下,便見一處老舊的廟宇。抬眼望去,飛翹的屋檐,雕刻精美的門窗,以及斑駁的馬頭墻,仿佛在述說著這座廟宇的歷史。廟宇大門正上方有一塊匾,上書四個大字:白鶴神殿。

  廟宇不大,僅一間,大概八九十平方米的樣子。其間有工人在對廟宇內部設施進行修復。

  “白鶴神殿距離小巖村約2.5公里,據村里老人回憶,它始建于明朝,后來幾經翻修。”金世富指著屋頂一根梁木上斑駁的字跡告訴記者,“那里還有一行字,就是記載其中一次翻修時間的,不過因為時間太久,字已經不太清楚了。”

  白鶴神殿所在位置是小巖村龍亭,這里曾經是交通要道,附近還有部分保留完好的古道。如今,垵口鄉小巖村至大柘鎮車前村的聯網公路基本建成,這條公路代替古道,重新聯通了大山內外,也讓白鶴神殿重新被關注。

  紅色故事永流傳

  《中共遂昌黨史?第一卷》第四章中這樣記載:“1935年5月9日,粟裕、劉英率挺進師主力自龍泉縣境內進入松陽縣境玉巖地區。12日,經松陽楓坪根下進入遂昌縣境。是夜22時,首先進抵遂昌南鄉的根竹口,然后經巖下進抵大柘鎮的車床……自此,拉開了挺進師在遂昌開展游擊戰爭、掀起遂昌革命斗爭高潮的序幕。”

  這一段中提到,粟裕、劉英率挺進師主力經巖下進抵大柘鎮車床,挺進師主力走的這段路就是白鶴神殿附近的古道,而白鶴神殿也是這支部隊去往車前的必經點。

  粟裕、劉英率領的挺進師主力經過后,又有大批紅軍陸續經古道,轉戰大柘、石練等地。

  “白鶴神殿位置偏遠,但安全。這也是當初紅軍選擇在這里活動的原因。”今年73歲的徐啟林是小巖村人,也是村里的老支部書記,從小大到,他聽村里老人說起過很多關于白鶴神殿的紅色故事,“當時,白鶴神殿邊上還有一戶人家,住了好幾代,一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搬下山。”

  據徐啟林老人介紹,當時,距離白鶴神殿兩公里左右的烏尖頭,有一處紅軍據點。經常有聚集在烏尖頭的紅軍到白鶴神殿開會,或是進村發展黨員。“僅我們小巖村就有十多個老黨員,可想,當時紅軍在這一帶活動和發展黨員還是比較頻繁的。”

  “他爺爺就是那時候入黨的。”在徐啟林指引下,記者見到正在殿中做修復工作的尹根木。尹根木出生于1956年,花甲之年的他是遂昌出了名的古建筑修復“土專家”。

  尹根木停下手中活,向記者介紹起他的爺爺。“我們家當時在村里算是大戶人家,爺爺從小讀私塾,文化很好。”尹根木說,解放戰爭期間,他爺爺尹世根表面上是村中保長,暗地里卻是共產黨的地下聯絡員,利用保長的身份,秘密保護共產黨的各類活動,是共產黨在小巖村附近區域開展工作的安全保障。

  “我是家中長子,父母需要照顧弟弟妹妹,所以我都是跟著爺爺的。晚上睡覺的時候,爺爺總是會給我講起當年的紅色故事。”從小跟著爺爺的尹根木,聽了許多紅色故事,也知道了許多關于爺爺的革命故事。

  尹世根為人正直,在村中有一定威望,被大家推選為保長后,處處為村民著想。有一次,尹世根生病躺在家里,當時還在烏尖頭的殷鐵飛和曾鐵民聽說后,趁著夜色趕到小巖村,在村中黨員徐庭福的帶領下,來到尹世根的家中。當時是尹世根妻子開的門,開門后,她看到兩個穿軍裝、腰間還別著槍的人快速閃進屋內,特別緊張。后來,徐庭福告訴她,這兩人是紅軍,她才放下心來,并為他們準備茶水。

  殷鐵飛和曾鐵民進門后,坐到尹世根床邊,耐心地宣傳共產黨的政策,動員他加入中國共產黨。臨走時,殷鐵飛和曾鐵民還送了兩本紅色書籍(由于年代久遠,尹根木已回憶不起書名),并叮囑尹世根一定要對所講的內容保密。

  后來,尹世根加入了共產黨,并利用保長的身份,幫助地下黨做了很多事。解放后,殷鐵飛當了遂昌縣長,他還特地派人到小巖村,邀請尹世根去縣政府做事。“那個年代,讀書的人很少,像爺爺這種文化好的更少,殷鐵飛惜才,很想叫爺爺去做秘書,但被爺爺婉拒了。”

  老支書多方奔波募集資金

  垵口鄉小巖村至大柘鎮車前村的聯網公路修建之前,要去白鶴神殿只能步行。交通的不便,讓白鶴神殿逐漸被人遺忘在大山中,隨著時間的流逝,這座小小的廟宇變得破舊不堪。

  今年73歲的徐啟林是小巖村人,從小到大,他聽村里人說起很多關于白鶴神殿的紅色故事。在他心里,白鶴神殿就如一面鮮紅的旗幟,永遠飄揚在山中。

  1970年,徐啟林開始擔任村干部,1979年,他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一直到前幾年退休,他一直擔任村黨支部書記。雖說退休了,但徐啟林不忘初心,一心惦記著山中那個叫白鶴神殿的地方,修復白鶴神殿這處紅色遺址也成了他的心愿。“現在交通方便了,把它修復起來,可以作為一個紅色教育點,讓更多人知道它的故事,傳揚它的故事。”徐啟林說。

  去年開始,徐啟林就著手募集籌款,他的腳步遍及垵口鄉9個村。至去年底,徐啟林共募集資金5萬多元,春節前,白鶴神殿修復工作正式啟動。

  “從村中老人講述的故事中,我感覺白鶴神殿在當年的斗爭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。”徐啟林說,當年,地下黨在白鶴神殿附近的村子發展了不少黨員,這些黨員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。

  紅軍活動頻繁,國民黨圍剿也瘋狂。在一次國民黨圍剿中,溪口村(現小巖村溪口自然村)一名黨員被捕,因為經不起敵人的嚴刑拷打,這名黨員被捕不久就叛變了。由于他的叛變,當地及附近的中共組織遭到嚴重破壞,紅軍在烏尖頭的據點及白鶴神殿都未能幸免。

  好家風傳后人

  解放后,小巖村,這個歷經風雨的小山村,也像其他地方一樣,變得平靜,百姓們慢慢地耕耘著他們的生活。

  尹根木的爺爺仍像往常一樣,讀書看報。“爺爺文化好,毛筆字也寫得漂亮。”尹根木說,上世紀八十年代,已經耄耋之年的爺爺參加全縣書法大賽,還獲了獎。“我現在還記得爺爺參賽時寫的一副對聯:會者不難尚需學,熟能生巧莫自夸。”

  尹世根不僅自己愛讀書看報,他也教育后代要重文。如今,老人家過世已經多年,但他重文的家風卻一直影響著子孫后輩,而孩子們也沒讓他失望。“我兄弟姐妹八個,每家都出了大學生,而且都很優秀,讀的都是名校。”尹根木說,他的兒子目前就讀于上海海軍航空大學,已經大三。“我們這一輩,是我最小的弟弟最有出息,多年前去美國留學,目前全家都在國外工作生活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尹根木雖說沒有上過大學,但他一手古建筑修復的手藝卻是人人稱贊,“我這個手藝也是受到爺爺影響,他曾經跟我說過,一個人不管做什么,一定要認真、用心。”尹根木說。

  因為手藝好,尹根木很受歡迎。除了古建筑修復,尹根木還喜歡畫一些紅色題材的墻畫。幾年前,他曾在王村口鎮畫了一幅1935年紅軍挺進師主力轉戰路線圖,不少地方看到后,都請他去畫,有家廣告公司,還拿他畫的圖作為樣板。

  這次,他聽說村里要修復白鶴神殿,立即應承下來。“白鶴神殿不僅有很多革命故事,還有我爺爺的革命足跡,把它修復好,也算是用一種特殊的方式紀念爺爺,紀念那些為革命事業獻身的先烈。”尹根木的目光中充滿堅定。

甘肃快3开奖官网